不能讀取工具條配置

在老洋房社區生活,有哪些密碼和訣竅?

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13日 來源:上海大調研 訪問量:

老洋房社區作爲

上海中心城區的一種重要類型

有其特有的基因和脈搏

既有舊區房屋設施老化

居住空間狹小

物業管理缺失等常見問題

又有文化底蘊深

曆保要求高、老齡化程度深等特點

在曆史保護建築裏生活是一種怎樣的體驗?應該說,這種感覺有喜有憂,比較複雜。因此,老洋房社區的治理之道也應有其特有的密碼和方法。

今天,以長甯區江蘇路街道老洋房社區治理創生實踐作爲案例來做一管窺→

五年來,長甯區對愚園路及周邊街區進行的持續打造曆經三個階段:

2015-2016年,城市更新的重點是業態調整和形態提升

2017-2018年,重點是文化導入和一體管理

從2019年開始,工作的重點逐漸轉化爲由路至弄、社區治理

愚園路曆史風貌保護區作爲長甯“美麗街區”和“城市更新”的重點區域,不僅沿街商業轉型升級,大批曆史保護建築得到了“修舊如舊”的修繕,愚園路已成爲了藝術時尚的“網紅”,越來越展現出“可漫步、可閱讀、有溫度”的氣息和氛圍。

爲持續探索舊區改造中老洋房社區的治理創生之路,2019年,江蘇路街道以愚園路“岐山村——宏業花園”作爲試點,堅持“無處不治理、人人齊共創”的理念,城市更新由路至弄、民生改善由外至裏、商戶聯盟由形態到生態、綜合體功能從單一到精准、民主協商從被動到主動、街區管理從多頭到一體、社會協同從一元到多方,以共建、共治、共享刷新弄堂的幸福底色,探索形成社區治理共同體的基層實踐案例,營造人人有責、人人盡責、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新格局。

共同的基礎在哪裏?

共同的地域孕育共同的記憶

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了“社會治理共同體”的重要論斷,老洋房類社區治理實踐項目正是圍繞“共同”這一核心詞,發動各方共同參與。

一是用街區文化溫暖人。

通過舉辦老弄堂運動會、鋼琴藝術節、“故事商店”等豐富多樣的文化凝人活動,喚起社區居民的“鄉愁”,激發原住民主人翁意識,提升居民對社區的認同感。尤其是“故事商店”,三個月活動時間內收集了數千條關于愚園路的故事,60余位生活、工作在愚園路的人士體驗了“一日店主”,滿滿的七本故事書彙集了居民對愚園路街區共同的感情。

二是用自治隊伍凝聚人。

充分發揮岐山居民區風華合唱團、鳳鳴岐山讀書會等自治團隊的作用傳遞正能量,這些自治團隊成員均是弄堂內老居民,是德高望重、一呼百應的“草根領袖”,對愚園路、岐山村懷有深深的感情,這些社區治理能人使廣大居民增強了身份認同,凝聚了社區人心。

三是用共治力量挖掘人。

組建成立了涵蓋6個居民區、7大園區、3幢重點樓宇、108家商戶加盟的愚園路街區聯合體,提升“共同體意識”,實施了黨建聯合行動、産業融合行動、誠信法治行動、管理提升行動、美麗弄堂行動和社區更新行動,打造一個“有趣、有用、有共識、有行動”的共同體。

共同的動力何處來?

共同的需求促成共同的協商

2018年,岐山村實施了老洋房曆保修繕、架空線入地等修繕工程,小區面貌煥然一新,但內部居住環境差、煤衛合用空間小等突出問題沒有得到有效解決。因此,在弄堂微更新過程中,我們始終強調需求導向,聆聽呼聲,通過直接的基層民主協商,提出解決對策,切實將老洋房社區共同的需求作爲攻堅克難的重點。

一是弄堂微更新。

把門衛室改造成了家門口的藝術客堂間,增加了共享工具箱和便民寄放菜籃,把廢棄的花壇改造成公共量晾曬場,在弄堂裏增添了益智健身點。

岐山村——宏業花園連接點通道一直是居民關心的熱點問題,大家都希望通道環境能得到改善,但卻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。一邊是通行便利的需求,要求徹底打通,便于自行車、助動車通行,而另一邊出于安全考慮,堅決要求只能行人通行。針對這一矛盾,參與微更新的“社趣更馨”服務社會同居委會、弄長召開了多次居民工作坊,引進專業設計師團隊,努力尋找平衡點,最終形成方案,並通過加強一體化管理解決安全問題。

現在岐山村的居民能夠方便地到宏業花園買早點,宏業花園的居民也能就近去活動室參加文體活動,通道的一扇門打通了居民的隔閡之門。

二是深化弄長制。

弄長就是人人有責、人人盡責的典型代表,弄長制是基層民主協商進一步制度化和規範化的體現。如岐山村48號小花園隨著訪客越來越多,出現了大聲喧嘩、寵物糞便等不文明現象,有居民提出了關閉小花園的訴求。針對這一矛盾,弄堂議事會發揮了“老娘舅”作用,搭建起民主協商平台,制訂了《花園使用公約》,並由居民區綠植小組負責養護花園綠化,形成了各方共贏、皆大歡喜的結果。

三是老洋房內部改造。

有人說老洋房改造是“熱水瓶換內膽”,我們覺得,換了“內膽”還要注入“滾燙的熱水”,目的就是溫暖人心、拉進距離、增添活力,讓老洋房居民重拾安居信心,對弄堂的改變充滿期待。

我們引進了大魚社區營造團隊,選取了最有共同意識的老洋房進行改造。從先期調研到居民對談,居委、弄長和樓組長全程參與,積極協調曆史矛盾和使用習慣;嘉春建設作爲共建方加入,充分發揮其設計施工優勢,針對廚房共用、油煙外排等需求設計了模塊化的産品,設計了共用排煙道,將竈台上蓋改造成能互相利用的置物台,安裝了能搬運物品到天台的升降滑輪。通過近半年的反複溝通協商,老洋房內部改造項目得以真正落地。

通過本次社區治理實踐項目,可以發現社區在慢慢改變,弄堂熱鬧了,活力激發了,居民走出來了,街區生態形成了,人心凝聚了,整個街區既有煙火氣又不失格調,既有藝術氣息有貼近生活,大家都願意爲社區的改變出一份力。

老洋房社區的創生實踐是社區治理共同體的基層案例,是舊區改造中有曆史的老房子如何改造的探索試驗,是特大型城市微更新的樣本積累。我們的更新和治理,要堅持像對待“老人”一樣尊重和善待城市中的老建築,像對待“親人”一樣滿足和提升老百姓的幸福感,由此打造出一個街區可漫步、建築可閱讀、城市有溫度的美好社區。

弄堂熱鬧了

活力激發了

居民走出來了

街區生態形成了

人心凝聚了